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拾荒老汉月入七千露宿市中心公园

2019-03-15 18:52:18

拾荒老汉月入七千露宿市中心公园

老郑自称考察了许多地方,才选定这一“宝地”。 除老郑外,经常有其他拾荒人员来居住。

“一环内黄金地段,独揽尊贵,坐拥繁华,园林般的社区景观,犹如天然氧吧,成熟社区触手可及,市内交通通达便利……”这不是新建楼盘的广告语,而是圆通山后山休闲公园内的亭子,本该为过往游人提供休息的亭子,如今却成了数名拾荒人员的“花园洋房”。

早晨10时,和煦的阳光照到了亭子内,郑吉华(音)裹在被子里翻了翻身,不情愿地睁开迷蒙的双眼,一见有人来,郑吉华慵懒地从被子里钻出半个身子,接过递去的香烟后,老郑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在不大的亭子内,一床布满污渍的发黑被褥、一双皮鞋、一双拖鞋、一包大红河香烟、一瓶见底的南冲包谷酒,便是他的所有东西。询问他的家当有多少时,他拿起一瓶酒兴奋地说:“这就是我的家当!哈哈!”老郑自称每天至少要喝五六瓶酒。

据老郑介绍,他是四川泸州人,今年56岁,已在这个亭子里住了半年,之所以住在这儿,是因为这个亭子“建筑有特色,环境优美,居住舒适”。

他自称以前住在火车北站的旅社中,但在那住得并不“自由”,在考察了许多地方后,他终选定了圆通山后山休闲公园这一“宝地”,把亭子当成了“花园洋房”,在此住得悠然自得。在这过程中,经常有其他拾荒人员前来居住,但老郑对他们的来历一无所知,任人来“分享”。

在交谈中,劝老郑应该找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这样住在亭子里,安全和健康都得不到保障,而且还可能影响这里的市容卫生。

老郑大笑着说:“那里有啥子影响?我不偷不抢不骗,住在这又舒适又自由,还省钱,别说下雨,就是下刀子都不怕!”

老郑说自己是个爱自由的人,不喜欢被人管着。“我的老婆儿子都在泸州,我和他们处不拢,我天天喝酒,他们不爱喝酒,在一起不好过,我就自己出来了!”他来昆明已经十几年了,只有每年春节的时候才回家。问及他靠何为生时,老郑透露的情况令人大吃一惊。

“我在前卫营有房子,租出去了,还在单位上着班,时间自由得很,没事的时候就捡点瓶瓶罐罐,一个月下来差不多有7000多块钱吧。”据老郑说,每个月他还寄几千块钱回老家,帮补儿子和老婆,而在昆明自己一个人过得潇洒自由,他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根本就不想租房子住。谈话中老郑一直叮嘱,千万别把他住在街头的事告诉家里人,“不想让他们担心!”

采访结束时,老郑点燃了递给他的香烟,在烟雾缭绕中,老郑向挥了挥手:“我的生活用四个字就可以形容,自由方式!”

冯蔚(云南信息报)


滨州聚氨酯筛网
星力游戏
衡水发电机出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