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多方联动隆回县高平镇成功调解一起非正常死

2019年04月15日 栏目:历史

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有城镇居民标准与农村居民标准之分,二者之间的差距巨大,造成了同命不同价的结果,倍受社会诟病。随着社会的发展,我国司法实践

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有城镇居民标准与农村居民标准之分,二者之间的差距巨大,造成了同命不同价的结果,倍受社会诟病。随着社会的发展,我国司法实践中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的区分根据由原来的以户口性质(农业户口与非农业户口)为准,渐渐演化为以常常居住地、主要收入来源地、生活消费地等多种因素综合考量。2015年1月15日,经过高平镇党委、政府、人大、政协、派出所、司法所等多个部门五天四夜的艰辛努力,一起对死亡赔偿标准有争议的非正常死亡纠纷得到成功调解,目前当事人已签订了调解协议并交付了赔偿款。

调解背景:

2014年5月,聂某与肖某签订建房合同,约定由肖某承包聂某房屋工程的施工。2015年1月10日上午,肖某雇请的工人在吊用钢筋时,因机器故障导致钢筋从高处坠落,正好砸中从旁边过路的袁某头部,袁某经抢救无效身亡。袁某的家属非常悲忿,将死者遗体搬致聂某的新居前。

调解进程:

高平镇党委当天迅速安排气力组织双方进行调解。调解进程艰难曲折,在讨论中存在几大争辩焦点:(1)对死亡赔偿金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还是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受害方亲属认为,死者袁某虽然是农村户口,但长时间在居委会居住、工作和生活,应以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房东聂某与承建人肖某认为,死者赵某系镇内农村户口,死亡赔偿金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同时认为居委会算不上城市,从邻村到居委会并没有离开户籍所在地,不能依照从农村到城市务工、经商、生活等标准处理。(二)精神抚慰金该赔多少?受害方提出袁某上有老下有小,袁某的死亡对其丈夫、未成年的子女及年老的父母打击巨大,要求高额的精神抚慰金;而房东与承建人则认为应按当地法院的司法实践中构成的惯例来处理。(3)房东聂某与承建人肖某双方之间的又该如何划分?各方应出多少钱?等等

当事人观点针锋相对,僵持不下。高平镇党委书记龚刚亲身参加调解,经过三天3夜的艰辛努力,调解人员通过综合平衡该纠纷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可行性,全面考量法律、风俗、当事人的意见及承受能力等多方面因素,给出了相对公正并切合实际的调解意见,房东聂某与承建人肖某自行商量各自承当50%的。但当付款时承建人肖某又不能兑现许诺,无力承当赔偿款项。纠纷再次升级,受害方情绪激动开始阻碍交通,给当地社会秩序造成了不良影响。高平镇党委、政府、派出所、司法所等多家单位再次组织当事人调解,商量方案。经过一天1夜的调解,当事人材达成新的共鸣。目前当事人已签订了调解协议并且交付了赔偿款,纠纷到此一次性了结。

老人缺钙怎么补快
有补肾壮阳的药吗
脸干燥起皮生活小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