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新国标难解风电死结

2018-12-06 21:59:37

新国标难解风电死结

先是要建世界风电基地的甘肃酒泉风电脱,波及整个西北地区电,终被电监会鉴定为近年来风电发生的对电影响的一起事故。紧接着,设备龙头企业华锐风电()拒收其老伙计美国超导公司(SC)组件及宣布合同延期付款,引发业界包括现金流紧张在内的诸多猜想。4月下旬,风电新国标出炉在即,而诸多业内人士却给出了于事无补的苛刻评价。

在参与的一些投资研讨会上,有关风电产业的论述直接被简单的产能过剩几个字带过。曾经风光无限的风电产业研究员只能撇撇嘴,坐下来听由其他行业的分析师做神采飞扬的论述。

如此窘境之下,历经十余年市场化发展的风电产业在新国标的引领下将走向何方?一季报出炉在即,风电业公司又将交出怎样的一份答卷?

并难题未解

在电监会对酒泉风电事件的认定中,风电并难题是主要的原因:已投运风电机组多数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在电出现故障导致系统电压降低时容易脱;部分风电场接入电未经严格把关和安全考量。

将于4月下旬出台的风电新国标将主要解决风电并的难题。与国家电2009年公布的《风电场接入电技术规定》相比,风电新国标新增了对于风电机组并以及风电场接入电的技术要求,如动态无功/有功补偿技术以及低电压穿越技术等。

然而,中国能源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在接受《证券市场周刊》采访时称,新国标对解决这一难题来说补益不大。目前并难主要在风力发电电流质量得不到保证,风电场多半是半夜来风,此外冬季风大,而内蒙古热电机组在冬夜也会大量发电要大量用热,就造成低谷的电消纳不了。

他举例说明,目前国家对风电的补贴是按照平均电价来补贴,约为0.25元/度,而风电场低谷的销售电价远低于平均电价。这就造成大量发电多的低谷电成本得不到补贴,且由于储电及传输的成本极高,电公司利润极低甚至为负,不愿意买风电。

韩晓平坦言,在风电发展比较成熟的丹麦、荷兰等地,风电都是分布式发展,穿插在各个地区,加上天然气和水电的弥和,就可以调得稳定的电流。中国的风电未经市场化资源配置,由国家来定,一开始发展就存在大量的问题。

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风能专业委员会施鹏飞表示,截至2010年年底时,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风电市场,但真正并发电运营的装机容量只有31.07GW,占总装机容量的69.5%。他同时称,2010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18.93GW,其中13.99GW实现并运营,比例为73.9%,情形稍有改观。

大跃进式地发展风电场和电配套建设滞后的矛盾愈发突出。在《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中,中国2010年的风电规划目标是500万千瓦,但仅2009年一年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就达到1300多万千瓦,累计装机容量突破了2500万千瓦,而电则是按照此前的规划发展的,跟不上风电装机的迅猛态势。

量价齐跌难阻

设备行业需求受制于电的增长。风电无法并,则设备产能不能得到有效利用,这终将阻碍产业发展。

某位接近华锐风电的内部人士向本刊表示,风电整机的快速增长期已经过了,尽管公司对今年需求增速下滑有所准备,但需求的快速紧缩仍然出乎公司预料。

在2006年到2009年期间,中国风电累计装机的增长率每年都超过了100%,平均达113%。

发改委在2007年9月发布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制定的目标是,2020年中国风电装机达30GW。而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中国累计装机容量已经达到44.7GW。

这意味着,中国已提前10年超额14.7GW实现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中的风电目标。

随着中国风电产业的跑马圈地,目前建造风电场所需的土地资源也已出现瓶颈,中金公司分析师陈华在研报中预计,年中国风电新增装机复合增长率将降至15%。

国联证券分析师杨平则认为,随着下游需求的逐渐下滑,预计2011年中国风电行业新增装机容量约为10%。  与年累计装机容量一同下滑的还有风电整机的价格。

中国国产风电设备是在1995年之后开始市场化运行。2004年时我国风电整机生产企业仅有6家,而此时的风电设备制造由于需求紧俏,一度是一个卖方市场。从2004年到2008年初,机组价格一路上扬,一度超过了6000元/千瓦。

2008年6月20日甘肃酒泉380万千瓦风机项目开标,华锐风电报价仅5800元/千瓦,比金风科技(002202,股吧)低了将近500元/千瓦,拿下180万千瓦订单。以低报价迅速占领市场从而攫取快速发展的华锐风电被冠上低价一哥的称号。此时中国的风机价格也进入了下行通道。

从2008年开始,中国风电机组价格几乎以每年1000元的速度下降。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统计,到2009年底,国产风电机组市场价格已从2008年年初的6200元/千瓦左右,下降到了5000元/千瓦以下。在2010年底落下帷幕的张北、哈密风电特许权招标中, 1.5MW风电整机设备中标价格降至4000元/千瓦以下,3.0MW风机设备中标价格拉至4100元/千瓦。

高华证券研究报告称,近的一次内部会议中,一位发言人预计2011年风机价格将从2010年的人民币4200元/千瓦降至3700元/千瓦。

杨平称,目前风电产业尤其是一线厂商竞争格局较稳定。在去年的高基数下,今后一段时期内新增装机容量的增速都会下降。另外之前为追求快速发展,对质量的要求不是很高,目前对风机质量的要求进一步提高。产业链的利润也正经历着从上到下的压榨,原材料价格上涨,同时量产的1.5MW风电整机价格正不断下滑。

现金流紧张加剧

并难题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设备企业不能得到及时的付款。按照风电行业的现有惯例,风电运营商一般分三批向风机制造商支付设备款,分别是在合同签订之后、风机吊装完成之后以及风机上满负荷运行240小时之后。一旦风机上导致合同款支付延迟,必然会对风机生产商的现金流产生影响。

2010年年报发布,华锐风电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10.16亿元,较2009年下降173.59%,为4年来。另一家中国风电设备制造商龙头企业金风科技()2010年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也仅为1.86亿元,较2009年下降85.95%。

现金流急降甚至为负值之际,公司的营业收入多体现在应收账款上。而应收账款的大幅增多,则埋下了坏账的隐患。

财务报表显示,华锐风电2010年应收账款89.72亿元,同比增长128.95%;金风科技2010年应收账款70.6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160.73%。

存货过多也是目前风电设备公司面临的一大难题。公司年报资料显示,华锐风电2010年末存货已达约113亿元,较期初增加43%,约占销售收入的一半。金风科技2010年底存货40.91亿元,较期初增加53.9%。

存货过多不仅面临资产随技术更新而减值的风险,同时也占用了巨量资金,使得公司资金周转不畅。

在反映短期偿债能力和变现能力的两项指标上,金风科技2010年流动比率1.86,速动比率1.49。华锐风电2010年流动比率1.25,速动比率则仅为0.73。

一般认为,生产企业合理的流动比率是2,流动比率不仅表示短期债权人债权的安全程度,而且同时也反映了企业营运资本的能力。

在不希望企业用变卖存货的办法还债,以及排除使人产生种种误解因素的情况下,速动比率反映的短期偿债能力更加令人可信。一般认为,生产企业正常的速动比率为1,低于1的速动比率通常被认为是短期偿债能力偏低。

某位财务人士对本刊表示,这样的财务指标是很危险的。

尽管在并问题上争议很大,但新国标仍会在风电设备制造领域带来不小的波动。分析人士认为,并新国标的出台将会提高风电机组制造商及风电场运营商的经营成本。此外,由于标准的推出所带来的行业准入门槛的提高,可能将加速目前风电行业特别是制造业领域的整合态势。

科技部战略研究院赵刚在接受本刊采访时称,风电新国标的出台势必会淘汰一部分不达标的企业,加速行业的整合。对设备制造商来说,成本会略有提高,但对整个风电产业来说势必会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高华证券分析师周刚则在4月8日发布的研报中称,与风机制造商相比更看好风电场。得益于风机制造商在营运资金上提供的支持,如延迟付款、延长保修期和提供辅助服务等,风电场的盈利增长更强劲且更具防御性。

兴业全球(340006,基金吧)基金公司基金经理陈锦泉在接受本刊采访时称,相对于目前产能已大幅过剩的风电、光伏等深绿产业,他更期待浅绿产业节能环保上好的表现。

充气模特人体
捕鱼器厂家
道路围栏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