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外资集体做空中国被指早有预谋香港成大本营

2018-11-06 09:44:54

外资集体做空中国被指早有预谋 香港成大本营

3月以来,国际投行、评级机构、投机机构、国际媒体被指相互配合“看空、做空”中国。有论者认为,种种迹象表明,“做空中国”第二轮正在悄然酝酿,如果不能尽早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恐将成为美国金融危机的买单者。   4月27日,中国证监会发言人明确表示,当前中国资本项目没有完全放开,外资主要是通过战略投资者和QFII(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等方式投资A股,从目前观察,没有大批卖出迹象,亦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有大量资金通过非常规渠道进出中国市场。   “做空中国”,是否存在?   无视中国经济积极因素的“看空”   4月5日,在香港出席一次投资者会议时,全球空头基金公司尼克斯联合基金总裁吉姆·查诺斯(JimChanos)用19页的PPT向投资者解释:为什么他看空、做空中国。   查诺斯认为,唯GDP正使得中国经济出现“杀鸡取卵”的情况。产能过剩情况已经普遍存在于水泥、钢铁、汽车领域。前所未有的固定资产投资使其在GDP的占比居高不下,这使得单位投资回报率递减,负债资产的折旧却在增加。   参与这场会议的投行人士陈志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查诺斯的演讲几乎把所有中国经济的问题都罗列了,包括了过度投资、银行信贷膨胀、影子银行、地方债、房地产泡沫,也涉及了虚假城镇化、贫富差距、腐败蔓延等等方面。”陈志华说,让他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查诺斯判断,一旦中国经济出现问题,现有的利益集团就会“树倒猢狲散”。   “查诺斯的团队收集了中国所有的经济金融问题,其目的就是看空中国,但那个国家没有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呢?查诺斯的看法完全忽视了中国经济发展中的积极因素,比如说即便算上所有隐性债务,负债占GDP的比重仍然很低,银行的坏账率仍然很低。”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私募基金经理这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从全球经济来看,美国和日本经济的表现较好,新兴市场在今年的表现是低于美国市场,所以有些资金是从亚洲、从新兴市场抽回去投资到美国市场和日本市场。”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兼中国区全球市场业务主席李晶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海外投资者对中国金融市场短期之内是持谨慎态度的。”   从历史数据来看,看空某一个国家往往是与资本大量外流相关的,4月以来,人民币非但没有因为所谓的“资本外流”而出现贬值、外流,反而升值,这恰恰说明,海外资本对于中国市场抱有乐观态度。   事实上,很多看似很严重的问题往往会被海外投资者所高估,以地方融资平台为例。4月25日,交通银行公布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该行地方融资平台领域的不良贷款率只有0.02%。显而易见,某些海外投资机构希望集合所有负面消息,夸大其词的目的是让市场产生“做空”中国的羊群效应。   据了解,以查诺斯为代表的全球基金经理们,在过去两个月里抛售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中国股票,与国际评级机构“一唱一和”。   进入4月,作为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发布的一份题为《我们是否知道中国将何时为其经济刺激政策承担成本?》的报告,称中国不得不为经济刺激政策付出代价,目前的问题是“何时”与“怎样付出代价”。   无独有偶,4月9日,作为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宣布,将中国的长期本币信用评级从AA-降至A+,这是中国主权信用评级1999年以来首次被一家大型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作为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维持中国政府债券的“Aa3”评级,但同时将评级展望从正面转为稳定。   “做空唱多”?   据市场传闻,正当标普和惠誉纷纷“唱空”中国之时,查诺斯选择在香港市场大举做空内地建筑业相关股票及矿业、银行业股票,这可能仅仅是某些机构的短期看法,或许无法代表大势。进入4月下旬,无论是香港恒生指数还是H股都走出了摆脱内地A股市场的反弹行情,足以说明希望利用“做空”言论影响市场大趋势的行为已难以为继。   不过,李晶认为,中国今年一季度经济数据不尽如人意,中国重工业企业在这种情况下表现欠佳,特别是钢铁、造船业,这也会影响到整个大势的表现。   令人不可理解的则是银行股的表现,据港交所披露,农业银行4月17日遭美资大型基金TheCapitalGroup场内减持1亿股H股,套现3.422亿港元,持该股多头头寸比例由11.24%降至10.91%。摩根大通和花旗也被披露在4月12日,分别减持了4236万股及9259万股农行H股。   这意味着在此轮“做空”中国概念股的浪潮中,不但有海外基金的身影,连投行也参与其中,以摩根大通为代表的则选择了“做空唱多”的策略。李晶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一反常态”地认为,的利润表现还是银行业,现在银行股票是非常非常便宜的,市盈率只有五六倍,而市净率价值也就是1倍左右。   此外,李晶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中国投资的人是各种各样的人,公司跟投资者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世界500强跨国公司几乎都在中国建立了基地,它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是长线的,还是踊跃投资的,未来的数量还是在增加的。”   是否存在“做空中国”,取决于5月走势   “其实‘做空中国’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词汇,比如说前几年海外资金在美国看空、做空中国概念股,当时主要的逻辑是中国企业的财务报表存在问题,而这一次情况则不同,看空、做空的理论基础是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负面评价。”陈志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次海外资金做空中国是有计划、有预谋的,香港成为了海外资金做空中国的大本营。”   目前,海外市场主要通过两大指数基金、通过股指期货从基本面上做空中国概念,即美国纽交所上市的新华富时A25指数ETF基金、安硕富时A25指数基金和港交所恒生富时A25指数ETF基金。以恒生富时A25指数ETF基金为例,该指数从今年2月份的180点回调到了4月初的158点附近,调整的幅度达到了14%左右。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私募基金经理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如果你从阴谋论的角度来看,把今年2月到4月的调整称为做空中国,那么是否应该把去年11月到今年2月的一波超过15%上涨行情称为做多中国呢?”   在此轮所谓“做空中国”一致行动中,投行一直受到关注,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依据已经披露的信息来看,今年4月份大肆减持中国股票的话,可能会被视为卖在了低点。以农业银行为例,摩根大通和花旗被披露在4月12日,分别减持了4236万股及9259万股农行H股。目前,农行H股股价已经有了明显的上升。   陈志华认为,如果今年2月海外资金存在“唱空做空”还可以理解,进入4月的“唱空做空”就没有办法理解了。倘若4月中旬真的有海外机构通过股指期货对指数或者个股“做空”的话,那么从目前这个时间点来看,他们可能已经因为做错方向而被套牢。此轮海外机构“做空中国”这一命题是否成立,要看今年5月的走势情况。   QFII做空机制悄然来袭   伴随着QFII进一步扩容和投资工具的进一步完善,QFII直接在A股市场的做空正悄然来袭。   “携手汇丰银行实现我国首批QFII股指期货投资。”这是一季度交通银行向《中国经济周刊》提供的材料中的一句话。这句话的背后,或许是外资将名正言顺地进入内地资本市场进行做空或套期保值。   虽然种种迹象表明,海外基金借助QFII参与境内股指期货市场已经悄然成行,然而,作为QFII参与股指期货的平台——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对于这一具体情况一直采取了低调回避的态度,至今不愿意公布相关情况。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时,包括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瑞士信贷、星展银行、法国巴黎银行、瑞银证券、花旗、汇丰、法国兴业银行等海外机构已经获得了通过QFII进行股指期货交易的许可或正在积极争取该资质。   有观点认为,QFII获准股指期货如猛虎入林,将对整个A股市场的生态产生重大影响。不过,也有观点认为,QFII参与股指期货交易的持仓和成交额度均受到限制,不会出现肆意做空情况,反而会稳定其在现货市场的持股。   事实上,由于QFII参与股指期货交易的资金规模有限,且国内股指期货实施一系列严格的内部防控措施和制度,QFII等机构投资者很难利用股指期货操纵市场。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海外QFII机构之外,国内多家基金公司均已向中国证监会申请希望成为首批做空基金,这意味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单边做多市场将逐步开放,这都引起了海外投机者的高度关注。

现金捕鱼游戏
飞利浦高压钠灯
制砂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